台风 yasi

台风 yasi 01-05/ 02/ 2011 oz



==========================================



序曲:



2011年新年伊始,一向温和热情的昆士兰州却以一副多灾多难的悲惨姿态迎来了新的一年。自去年11月份开始,昆州就已经开始被暴雨肆虐,到了12月份圣诞期间,多个城镇已经一片汪洋;2011年的今年,一月份整个月份昆州见证了澳大利亚史上堪称一绝的大规模洪灾,昆州四分之三以上的土地陆续被大水淹没。作为首府的河畔之城布里斯班也难逃一劫,突如其来的山洪让1974年的灾难再次上演。昆州南端的黄金海岸和北端的 far north 非常幸运地与洪灾擦肩而过。然而,就在昆州全省上下一致奋力着手灾后重建的时候,一个星期之内,两个台风接踵而至,先后袭击了刚想松口气的 far north 地区。二级台风 anthony 以155公里时速的风速袭击了 townsville 市南部的 bowen 区,而紧随其后的是台风 yasi。 此前,各处早已发出这双子风系的台风警报,因此,各部门也都提前作好了防灾准备。然而,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灾难之日的逐渐逼近,台风 yasi 渐渐长成了一个五级的巨型台风,不仅是最强级别的台风,甚至是澳大利亚自有记录以来的最强台风,州长 anna bligh 和一些媒体不止一次将其称为“怪兽台风”。



虽说台风经历过了不知多少次,可是像 yasi 这种超强的巨型台风还是头一次。far north 著名的热带旅游城市凯恩斯虽不是 yasi 的着陆点,却离台风眼的着陆点相距不远,也在 yasi 的直接影响范围之内。



台风相关科普:
http://en.wikipedia.org/wiki/Tropical_cyclone_scales

============================

01/ 02/ 2011 oz 星期三



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的一天。台风 yasi 登陆倒计时最后一天,按照预计,yasi 将会于明天夜里十点左右登陆凯恩斯以南100公里左右的城市 innisfail 一带,凯恩斯市及其周边小镇明天将会全面封锁。为作物资储备,超市的货架被洗劫一空,比之前因水灾导致唯一一条大动脉完全瘫痪的时候还要凄惨,罐装食品、矿泉水纯净水、烛火、手电、电池、发电设备等一律售罄,鲜肉类、奶制品这些冰冻食品也大部分下架。由于 yasi 此时已经庞大到覆盖塔斯马尼亚州/岛还绰绰有余,凯恩斯的低洼地带、海边社区也被发出了水灾警告,因此多处学校、购物中心及一些能够抵抗台风的建筑被设为避难所,明天将会进入疏散的最后阶段。凯恩斯市区的海滨公园旁边有两座大型医院,所有病患均由空运转移,因此动用了大量空军设施。

==============================

02/ 02/ 2011 oz 星期四



见证台风 yasi 登陆的最后时刻。台风中心在夜间10点左右登陆,于是剩下的这大半天时间是武装的最后时机。凯恩斯市中心进入全面封锁状态,除了记者、警察和个别好奇的人仍然徘徊于接到之上,整座城市空荡荡的仿若鬼城。机场十点钟开始关闭撤离,不得不取消形成的旅客自然怨声载道。避难所渐渐挤满了喧哗的人群,每个人都大包小包地拎着食品和生活用品,有人甚至扛来了床垫被单。需要呆在自己家中的人们做好了粮食储备,剩下的时间,钉房门的钉房门,堆沙包的堆沙包,收拾院子的收拾院子,每家每户的玻璃窗上都用胶布贴上了大大的米字以提高玻璃的韧度。凯恩斯周边的小镇情况一样,所有的这些都不在话下。



一大清早还风和日丽,完全没有风暴来临的迹象。中午开始下起雨来,风速加快。傍晚开始,风速越发加大,避难进入最后阶段,然而此时每个避难所都已经挤满了千把号人,不少人因来迟一步、避难所早已人满为患而不得不失望地掉头折回。随着天色渐晚、风势加剧,各路紧急援救队逐渐停止救援活动。直到傍晚五点,多个区域已经停水停电。



夜渐渐深了,影响凯恩斯一带的风速达93公里时速,听着外面的排山倒海,台风 yasi 可以确定已经登陆了,着陆点在距离凯恩斯约200公里处的 cardwell,台风中心的风速这时达到近300公里每小时。



即使住在凯恩斯市周边的小镇里,这93公里时速的风速没有丝毫减退,呼啸着,嘶吼着,咆哮着,冲撞着任何一切挡在它面前的物品,承受着压力的树木、篱笆发出骨折般苦涩的呜鸣声。门窗被震撼着,仿佛这大风随时都会破门而入然后冲破房顶卷走这屋中所有的一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倒不是害怕房子被吹倒,而是那屋外的千军万马奔腾不息,呜呜的如号角狂奏,轰轰的似炮火连天,嘶嘶的是火箭升空,吵闹闹乱哄哄,并不比天朝的春节要有半点逊色。



对了,2月3日是兔年的大年三十。早在上午就已经用电话把所有的年都拜了一遍,然而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的此时此刻又有什么心情准备过年呢?所谓的拜年也不过是些“多保重”、“放心吧”之类的云云,然后就各自听天由命了。

====================================

03/ 02/ 2011 oz 星期四



昨晚大概11点左右,这个小镇开始停电,在伸手不见五指的一片漆黑之中听着窗外的风声翻来复去,过了很久很久才终于睡着。醒来之后却发现四周一片寂静,台风不知啥时候已经远去,朝着西南方向的内陆地区渐渐分解减势,总之,对凯恩斯及其周边的肆虐已经告一段落。由于停电,无法收看电视新闻,只能用装电池的收音机来继续关注 yasi 的动态。但收音机的报道不算全面。目前所知的是,台风中心登陆的 tully 和 cardwell 一带受灾最为严重,房屋倒塌、房顶剥落、树木折断等等,所见之处尽是残花败柳、房屋残骸和私人物品。tully 旁边的 innisfail 是全澳最大的香蕉产地其中之一,2006年曾经直接遭遇了台风 larry 的肆虐,导致当时的昆士兰香蕉价格直线飞涨,由平常的3刀一公斤升到了10刀一公斤。今年 innisfail 南部也是重灾区之一,看来也不容乐观。



既然台风过去了,那就出去转转吧。开车出去,所到之处倒也不算触目惊心,毕竟凯恩斯错开了台风中心,破坏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门口的、街道旁的、公园里的许多小树不是被拦腰截断就是被连根拔起,惨兮兮地倒在地上,地上自是铺满了落叶和树枝。偶尔有些院落倒了几块篱笆、断了几根柱子,比起 tully、cardwell 这些地方的损失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本来还想开进凯恩斯市区看看情况,不料半途中天降大雨,可见度极低,于是只能折回。于是,这场大雨越下越大,中午之后雷鸣电闪,一口气下到了深夜。



回家却也不是什么有趣之事,因为停电,即看不了电视又没有网络,就只能听着收音玩着 ipod,或者撩拨着烛火打发时间,同时羡慕着隔壁人家用发电设备接通电视。地板上、沙发上、床上到处都湿漉漉黏呼呼,不愧为热带雨林带。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了,至少热水器的水箱里面还有热水可以好好洗个澡,屋子也没有太大损伤,比起房子都被刮跑的重灾区灾民,已经非常幸运。

==========================================

04/ 02/ 2011 oz 星期五



停电第二天,但至少天气好多了,已经有昨晚的雷雨变成了阵雨,大部分购物中心恢复营业,机场也开放了,线路正在逐步维修中,许多个区域渐渐恢复供水供电。购物中心人头涌动,感情这两天大家都在家里憋得慌了,餐厅、食街、提款机前都排起长龙,更有甚者拿着手提电脑、手机蹲在角落里充电充个爽快。

===========================================

05/ 02/ 2011 oz 星期六

台风 yasi 终于在今天离开昆士兰州境,由五级减弱到一级,进入北领地的那片赤色中心,肆虐乌鲁鲁去了。昆士兰 far north 的清理工作正在一步步进行中。下午,凯恩斯及其周边大部分区域恢复供水供电。



看了下报纸,这场台风由东北到西南席卷了至少16个沿海城镇和多个海岛。重灾区的图像惨不忍睹,香蕉大片倒伏,房屋倒塌的倒塌掀顶的掀顶,泥沙掩埋了游泳池,上百台游艇小船被冲上岸边、横七竖八地堆成一堆,街道变成了垃圾堆,等等、等等。在这一次台风中,一人因事故死亡,三人失踪。事故死亡的那一人是死于瓦斯中毒,原因在于使用发电设备不慎,导致一氧化碳中毒,这个插曲倒也是值得深思的。



另外一个插曲却令人欣慰,在台风登陆的这段期间,三名女婴在她们各自的避难所里平安诞生。



台风在作为热带雨林区的昆士兰 far north 沿海并不稀奇,每年11月份至来年4月份这段夏天时间一向是台风、暴风雨的高发季节,据预计,今年冬季到来之前,还会有3到4个台风登陆这块地区。别说,圣诞节当天也有一口台风登陆凯恩斯,不过那个台风战斗力只有五,吹了两个小时就停了,之后都没有听谁提起到它。但像 yasi 这种五级巨型台风、还是澳洲有记录以来的最强台风,还是挺令人惊讶的。但不管怎么说,正如气象专业人员所言,不管经历过少台风、不管大小,都应该多加小心和及时作应对准备。



台风 yasi 相关科普:
http://tools.cairns.com.au/search-results/index.php
台风 larry 相关科普:
http://en.wikipedia.org/wiki/Cyclone_Larry

 | BLOG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