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战记2

04/ 07/ 2006 oz

04/ 07/ 2006 Tuesday fine



(昨天的日记)



一个月的实习,就在这第二个星期的第一天,自己照顾的病房中就有一个漂泊的灵魂回到上帝的国度去了。



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三个死亡,目送了奶奶仙逝,和养老院的灵车擦肩而过,而今天,亲手将冰冷的身体送入袋中。但是说到底,也直至今日才真真切切有所体会。不论是奶奶还是灵车,也都只是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今天,当看到一直没有开启的幕帘时,只以为仅是病人的隐私;即使之后因好奇而走过去偷窥顺便帮忙,也只误认为普通的换药操作,看不到起伏的胸部和冰冷的肢体仍没有燃起“死亡”的念头——其实已经三番几次悄悄地询问“她已经去了吗?”,但是在那一场的死寂中仍然坚信着她只是沉睡不醒的植物人。幻想也终究会有破灭的时刻,直至两位rn打开灰色的带子,手中的冰冷变成了电流,狠狠地刺激着毫无防备的神经细胞。不是对尸体的恐惧,而是对死亡的感叹。毕竟电影中的死亡和现实中的死亡还是存在极大差异的。



到底什么是生,什么又是死?人为什么要降生,之后又将何去何从?也许这个问题的答案,永远只有伟大的造物主才能回答了。于是,便无需去追究一个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而医院本身也就是这么一个辞旧迎新的人体维修厂,生与死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只不过,将目光紧盯在眼前的事物上,一个就是只是在她死时才见到的人,她的死在旁人看来却也有着无尽的感叹。不管这颗灵魂将归宿何方,在这地上的人间,一份真爱就这样悄然而逝,仅留下近一个世纪泛黄的回忆。那回忆,最终只留驻于亲人的心成为历史的足迹。不论她曾经是什么人,在这世界上活过的人,都会留下自己固有的痕迹,历史也由此而诞生。历史,便是人类的回忆。



然而,这也是生命永远无法打破的循环规律,自从诞生的一刻起,便注定了死亡,换句话来说,生命没有永恒。从来没有人真真切切地知道自己的未来,每走一步也仅是站在原有的基础上而作的推断,当推断是正确的,便改写了人生从此梦想成真,当推断产生偏差,或是飞来横祸,或是喜从天降。谁知道?清晨还能睁开眼睛迎接一天的新生活,便是上天最大的恩惠。



也许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源于对未知世界的恐惧,以及对失去真爱的恐惧。祈求永恒,恐惧失去,那本是人的性质。感叹死亡,留恋回忆,那是对生命的珍视,只要还有一刻生命,就还有一线希望。哪怕其中仍有某种程度的私语,浪费生命等于浪费机会。不管来世归于何方,今生仅活于此方,在这有生之年,尽情享受今生,紧紧拥有今生,当历史又翻开一页,才会在此生留下光辉的足迹。那不仅是自己的荣耀,也是对造物主的回报,对生命的回报。而此时,死亡不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另一旅途的开端,另一遥远旅途的开端,一段历史的开端。



后来和老师促膝谈心,虽然一开始觉得无所谓,谈话过后却也不觉多余,终有吐露心声的机会也远比仅用白纸黑字来发泄感情强得多。生命是用来挥霍的,青春是用来狂欢的,有生命之时尽情享受生命,到死时才会无悔此生。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BLOG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