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12/ 03/ 2007 oz

(24/ 12/ 2006 oz – 03/ 01/ 2007 oz,辞旧迎新的旅途周记)

歌曲:一路向北
歌手:周杰伦

后视镜里的世界 越来越远的道别
你转身相背 侧脸还是很美
我用眼光去追 竟听见你的泪
在车窗外面徘徊 是我错失的机会
你站的方位 跟我中间隔着泪
街景一直在后退 你的崩溃在窗外零碎
我一路向北 离开有你的季节
你说你好累 已无法再爱上谁
风在山路吹 过往的画面
全都是我不对 细数惭愧 我伤你几回
我一路向北 离开有你的季节
方向盘周围 回转着我的后悔
我加速超越 却甩不掉紧紧跟随的伤悲
细数惭愧 我伤你几回
停止狼狈 就让错纯粹

-------------------------------------------------------------------

***始动(31/ 12/ 2006 oz)***

说一路向北,其实不然,只是在旅途之中无意想起了阿jay的某一首歌。我们去的是pilliga。

Pilliga 的确位于新南威尔士州的北部,却在昆士兰州黄金海岸的西南方,隐藏在山脉以西广阔的outback里不起眼的某处。

这是m的老家,他成长的村子。每年圣诞,他都会千里迢迢回家过节。自从c成为了他家一分子之后,清一色的白人家族之中多了一道明显的黄颜色。我不太走运,逢年过节,我只有打工的份儿,而其他时日,也只能在那乱麻般的abc中游来游去。只有今年暑假,原来的兼职辞掉了,当下又未找到合适的暑期工,于是边抓紧这次机会,兴冲冲地跟随他们两人下乡插队,在炎炎夏日于滚滚尘烟之中寻找另一番圣诞感觉。

我们一直住在昆士兰州的黄金海岸。黄金海岸是全澳第六大城市,同时也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尤其以她完美的冲浪海滩和美丽的海滨风景而著称。于是,这一座平和休闲的海滨城市密集了四五十万人口,并且走在街上一抬眼就是黄皮肤黑头发,混在白色人种之中早已不限特别。随着人口每年递增,几十层的高楼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紧跟在冲浪者天堂区,南港区也在以迅速的势头发展着,到哪里都比较方便。排除和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较,黄金海岸的生活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澳大利亚繁华的都市生活。不论如何,生在城市长在城市里的我从来没吃过上山下乡的苦,自然一点儿也不了解乡村生活的另一番风味了。只是从小常跟爸爸到乡下取景拍摄,对于那另一个世界充满了无尽的向往和紧张的情绪。

1) 澳大利亚(31/12/ 2006 oz)

澳大利亚位于世界上最小的大洲大洋洲,而或许她是大洋洲最大的大陆,澳大利亚又称澳洲。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两百年前被遣送到此的英国囚犯以及管辖这片土地的英国当权者渐渐地夺取了这片千百年来一直深为土著黑人所崇敬的红土地。孰是孰非,这个直到现在仍争论不出结果的话题就不便由我们这种其实什么都不了解的外乡人来作评判了。至少现在,随着外来人口的日渐增长,澳大利亚文化早已形成了她独特的多元素灿烂色彩。只不过,似乎这些外来人口,尤其是从亚洲过来的人口,更加偏向于商业相对发达的沿海城市,于是中部内陆比较偏远贫瘠的区域人口以白人和土著黑人居民为主。

澳大利亚到目前仍然人口稀少,而她的人口分布也极不均匀,偏向沿海发达城市集中,而在内陆则腾出了辽阔的荒野丛林。这些人迹罕至的荒原地带被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称为outback。据说澳大利亚的陆地表面三分之二是山脉和隆起,我不清楚,只不过到目前所见到的,是山脉的另一边一望无际的一马平川。

2) 旅途愉快(31/ 12/ 2006 oz)

M,c和我出发的日子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从中午十二点左右出发一路送着太阳西下渐渐消失在地平线的另一端。

黄金海岸的西部有一列长长的山脉,将海岸和内陆分割为两个世界。山脉的东边是人口密集的海滨城市,路面布满波浪般起伏的大小隆起和洼地。这是个雨水相对比较充足的地方,不论去到哪里,几乎看不到大地裸露的肌肤,到处都是一年四季都是绿茵笼罩。

然而当翻过山脉之后,大地之平坦,早已不知海浪般起伏的山路为何物。那里再也看不到水泥森林,也没有闪烁霓虹和喧闹人群,只有时不时闯入视线的近处的树林能够挡住一百八十度的视野。沿途的村镇后面,几百几千甚至几万英亩的田地和牧场消失在天与地交接的地方。

沿途经过了几个内陆城镇,由于已经是二十四号的下午,各家各户都回家准备圣诞大餐,本来就安静的城镇此时街道上更是空无一人,寂静得有些恐怖。但是,太阳西沉之后,家家户户屋檐上、门口边、花园里的彩灯装饰却用它们无声的语言让圣诞前夜变得喧哗起来。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是动物的自由天堂。只是人类所到之处都会留下黑色的柏油印痕,飞驰而来的铁骑毫不留情地隔离了动物的灵魂与躯体。公路两边时常会看见被轧扁的狐狸、兔子、袋鼠和野猪干巴巴地黏在地上。

3) 今年夏天(01/ 01/ 2007 oz)

澳大利亚内陆普遍干燥,炎炎夏日炙烤着黄沙滚滚的辽阔平原,大有一种能把鸡蛋烤熟的气势。即使涂了厚厚一层防晒霜,里三层外三层裹着厚厚的长袖外套,戴着太阳帽太阳眼镜,一天下来,皮肤黝黑和土著人没有什么区别不说,唇边干裂、扁桃腺肿得几乎可以将咽喉堵塞,这实在不是一般的恐怖。澳大利亚的夏天从九月开始,圣诞前后更是最热的时期。平常,既然是夏天,不管白天黑夜,大街小巷短裤小褂比基尼比比皆是,任何稍微长一点的衣服似乎都嫌使人透不过气来。

就在这开阔的平原上,日光与热浪开始和人们的肉眼开玩笑。明明知道前方是干渴的地面,却仍然呈现出一汪清水,飞驰而来的汽车的倒影清晰可见;在遥远的天际边,这汪清水变成了宽广的海面,而跑在水面上的不是轮船小艇,却是被距离所缩小的巨型卡车。这时不知不觉就会想到了诺因桑的“跑在水中的火车”一词。

除了水面的幻影,这种开阔的平野和滚滚的热浪同时也是孕育着龙的温床。当黄沙旋转着扬起n米高,龙的雏形在远方蠢蠢欲动,那便是最初形态的龙卷风。这种旋风往往成长不了,时间不久就下去了,似乎永远也成为不了加利福尼亚的真正的狂暴之龙。只是,谁都说不上来这小旋风到底会不会在什么时候化身为龙,总之就是离得越远越好。

2003年末到2004年初,那是一个世纪来最热的夏天,严重的旱灾吞噬了整片澳洲大陆。然而不知道是天气特有的循环规律还是什么原因,就在这跨越2006年和2007年的夏天,上帝为这片火热的红色土地送来了一丝秋天般的凉意。不太清楚其他地区的情况,昆士兰南部(黄金海岸)、新南威尔士北部地区(pilliga),白天的酷热随着傍晚火焰般的晚霞渐渐降温,到了晚上,外出时甚至感觉阵阵寒意。于是,餐桌前大家又多了一个话题:今年真是反常,都圣诞节了居然还要穿长袖外套。

4) 圣诞快乐(03/01/ 2007 oz)

God bless。我的圣诞节,似乎是来自水神的祝福,几年前自踏上这片红色土地,几乎每年圣诞都有倾盆大雨。今年圣诞,pilliga的暴风雨痛快地嘶吼了一个彻夜,上帝为干渴的旷野送来了最好的圣诞礼物,即使水位仍未达标,任何一滴雨水的降落对于pilliga农民来说都是最值得祝贺的头等喜事。

但是话说回来,南半球的圣诞节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遇到许多从地球北部过来的人都在感叹,澳大利亚的圣诞横看竖看都找不到值得记载的东西,太平常了,平常得几乎和每日的日常生活差不多,换句话来说就是没有气氛。但是这种所谓的气氛又是什么?如果要说特别之处,或许就是这种平常化了的圣诞感觉吧。应该这么说,所谓的气氛一方面指的是纬度的差异。北半球就自然地在厚实的棉衣围巾之中拥抱温暖,南半球却要在单薄的裤衩拖鞋之中寻找清凉。于是就在这种巴不得干脆搬到冰柜里去住的时候,谁还会自然地将早已习惯的寒冷白色圣诞和这炎炎的夏日联系到一起来呢?另一方面或许只针对来自北半球的那些在圣诞节仍然坚守岗位的海外留学生而言吧。眼下正值三、四个月的暑期长假,并且托圣诞的福,许多上班族都停工度假去了,于是这段时间正是留学生注力于暑期工的最佳时期。忙于工作的时候何来圣诞气氛可言?总之,澳大利亚的圣诞也就这么一回事。

但是该说什么好?全家上下全部挤到一个屋檐下吃顿饭拉家常却不见得是一年到头都会遇到的事情。圣诞节的意义本身就在于为他人送去关怀、祝福,而子女漂泊之后回到父母身边、兄弟姐妹各奔东西之后相聚一堂,这种亲情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就和中国人传统的家庭观念一样,是最为珍贵的爱。纬度的差异仅仅只是将这种祝福的方式稍微变化了一下,将人们从炉火旁边带了出来,来到海滩上戏水玩沙,来到旷野里露营打猎,来到草地上烧烤赏花,来到酒吧高歌狂舞,没有太多人会在大街上独自溜达购物,于是在这个时候仍然执意走在空空如也的街道上的话,除了自己之外,就只剩下自己的影子紧紧相随了。

Pilliga 全村仅约一百口人,就更将这种金色圣诞的独特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我们踏上旅途的时候是二十四号平安夜,一路上那些远离城镇的高速公路和乡间小路仿佛就只为我们的这辆subaru outback专门开设,只有非常偶然地和几辆汽车擦肩而过。二十五号圣诞节,白天我们开车出去转悠,整个村子看不到一个人影,空荡荡就像被遗弃的鬼城。直到傍晚全家大部分家人都到齐,圣诞派对在keelendi 农场隆重开幕,十几个大人小孩围成一桌在方圆七万英亩的空旷农场里和十几只牧羊犬、几十只鸟雀、三只小猪、百只公牛、万只绵羊以及数不清的野生动物一起接受上帝的祝福。

5) 农场生活(04/ 01/ 2007 oz)

澳大利亚的荒野乡下,远离人口密集的城镇的地方,被称为outback,pilliga就是悄悄隐藏在这种地方的小村,要说是穷乡僻壤也不为过。

但是其实澳大利亚的乡下并不见得真的贫穷。Pilliga 以畜牧业为主,村子里的住户很多都拥有自己的土地,或者其他的服务性质产业,就算是被别人雇来大理农场也能够得到很丰厚的收入。M和c也在那里买下了自己的林地和牧场,总共土地面积约五百英亩。我不知道五百英亩是什么概念,反正对于我来说就是很大,从篱笆的这一头一眼望不到篱笆的那一头。但是五百英亩据说才是小数目,若要认真地经营一个盈利的农场,土地少说也得有一两千英亩以上。这个数目就更加难以算清了。Keelendi农场拥有七万英亩的地皮,是我在pilliga所见过的最大的农场。这七万英亩的概念已经可以直接无视了,因为这样的土地我打算用无边无际来直接形容,牛羊跑在上面也不知道要跑多元才能遇见篱笆的铁丝网,看来想不“stress free”都不行了。

当然,空间再广阔自由,干旱却成为靠土地维生的农民最头疼的问题。地面缺水,根系发达的树林将树根伸到地底深处依靠地下水源维持生气,棉花田和粮田则由人工抽取地下水加以灌溉。然而牧场却没那么幸运,牧草和野草在烈日之下枯黄,只有肥厚的仙人掌和毛茸茸的盐地植物仍然生气勃勃。

由于不如城市便利可以由水库统一供水,乡下普遍流行自给自足。农民在有地下水源的地方采用风力抽水的方式抽取地下水储存在巨型的水箱里面供应日常生活。但是奇怪的是,pilliga人民认为雨水要比地下水干净得多,所以他们宁愿直接饮用由屋檐上收集到的雨水,也不愿意饮用烧开的地下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理论,还是嫌弃地下水含有过多矿物质,反正雨水从天而降之后落在屋檐上,然后顺着雨水收集渠道进入屋檐下的水箱里成为另一重要的淡水来源。在大片宽广的牧场里经常可以看见大大小小人工挖掘的水塘,大雨之时将雨水积攒起来,成为动物日常的饮用水源。只是由于没有地下水源的补给,水塘容易干涸,而且雨水的冲刷导致淤泥的日渐堆积而最终填平水塘。就这样,光是水箱安装和水塘挖掘就带动了两个产业。

都说澳洲人懒,于是懒人也有懒办法,托机械化生产的福,人力和财力都得到很大程度的节省,很多农牧场都实行家庭管理或者夫妻经营方式,就是七万英亩地皮的keelendi农场也只雇佣了十几个工人帮忙打理。当然,仍有一些工作是机械化无法办到的,例如篱笆的假设和维修,都必须亲力亲为人工操作。这种必须亲自动手的工作就不太好玩了,除了顶着红红的太阳熬上一天,还得忍受烦人的苍蝇在面前欢快地开着派对,时不时腿上胳膊上就会烙下蚊子蚂蚁热辣辣的kiss,一不小心又会和荆棘仙人掌抱个满怀,再来就是每走一步都必须留意脚下不知躲在何处的毒蛇毒虫。

话虽如此,蚊叮虫咬司空见惯,澳大利亚令人心惊胆寒的毒蛇却一条都没碰上过。据说世界上有八种最致命的毒蛇,其中有五种就在澳大利亚,乡间旷野没有人类文明的太大干扰,正有利于毒蛇大肆扩张地盘。白天或许有些热,所以很少看到野生动物,除了成群结队的飞鸟和一天到晚吃个不停的袋鼠,野兔、狐狸、野猪之类的也只有在太阳西沉之后才大摇大摆地出来觅食。往往天黑之后在乡间公路上飞奔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渗透度不高的车灯就算立刻捕捉到几米之外从丛林窜出的动物,车子本身由于惯性也无法立刻刹住,只会一个劲儿猛扑过去,造成了白天一路上都能看到的血淋淋的悲剧现场。按照澳大利亚的法律,袋鼠是保护动物,只有持有授权证书的猎人才能猎杀袋鼠,但是野兔和野猪被看成有害动物,破坏大片的田地设施与牛羊争食,所以可以任意捕杀。凌晨一点左右开始,猎人就背着猎枪,开着越野车,带着n只训练有素的猎犬到丛林里等待时机。

6) 泉眼无声(04/ 01/ 2007 oz)

这口泉水其实是有声的,那是pilliga村口的一口温泉,由地下抽上来并灌注到一个游泳池里。每天在风尘之中打滚过后,在温泉泡上一会儿,疲劳和不适全部都成为了过去时态。对于我来说,我喜欢这口温泉的最大理由就是,阔别了n年的水啊,回到了你的怀抱中才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还会游泳!可喜可贺啊!(傻笑)

*** 终焉(04/ 01/ 2007 oz)***

离开pilliga返回黄金海岸的时候是2007年的一月三号。离开的这一天前夜,上帝又赏赐了一场彻夜的暴雨。期待是好运的开始吧。

这回下乡倒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反而不仅正如期待中的那样在另一个世界里寻找到了一种自由和勇气,更在这种兴奋之中获得了某种惊喜,且不管后来因为不适应这种干旱和酷热而连续感冒一个星期,也不管变得黝黑的身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蚊叮虫咬的痕迹,仔细回想起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很明显,其实自己想要的东西一直就在身边,只是优柔寡断的心在忧郁中错失了太多。适应也好不惯也好,不管在哪里,只要用心去生存,惊喜就在身边,而关键的所在就是敞开心扉走出户外,呼吸新鲜的空气沐浴明媚的阳光,然后不管后果如何都最终报以灿烂的微笑,这样,梦想就会实现了——让心灵回归自然重获自由。

———以上乱码,不知都说了啥的所谓游记到此终了(于2007年1月6日星期六整理完毕,有改动)———

コメント

虽然不知道那里 但是我的名字就叫piliga 很凑巧啊

Re: 没有输入标题

XD 这里说的piliga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乡下的一个小镇
真的很巧呢 ^_^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BLOG TOP |